虽已解开却仍让人毛骨悚然的神秘事件因欠债而杀债主一家?

0 Comments

如果你对身边的故事挖掘得足够深,那么你几乎不可避免地会了解到发生在你身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、令人不安的或彻头彻尾的神秘故事。无论是那个古怪、迷信的女继承人,还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欧洲游客,历史总是都充满了神秘。而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,几个世纪以来,人类一直在展示他们的邪恶能力。

不过虽然这些谜题都被解开了,但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不会让你感到害怕。而且这里对你有一个小提示:最好不要在在睡觉前,阅读这篇文章。

2006年10月的一个晚上,在洛杉矶新奥尔良市的一个停车场上,发现了伊拉克战争扎卡里·鲍恩的尸体,当时他只有28岁。在他的口袋里,警察发现了他的身份牌,一张遗书,还有他女朋友公寓的钥匙。遗书上写道:

这并不是偶然的。我不得不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偿还我夺去的那条命。如果你派一辆巡逻车到826 N. Rampart,你会发现在烤箱、炉子和冰箱里,都有我女朋友艾迪·霍尔被肢解的尸体,还有一份我亲笔签名的认罪书……。

当警察到达艾迪·霍尔的公寓时,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遗书中提到的内容。她的头在炉子上的锅里,而且手和脚也在里面。她的腿和胳膊被放在烤箱里的烤盘上,并用调味盐覆盖着。在进一步搜查现场后,警方找到了鲍恩的日记,他在日记中平静地描述了他是如何勒死艾迪·霍尔的,并且毫不惊讶地发现他对自己的行为毫无悔意,而且决定是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2007年1月,13岁的本·奥恩比(Ben Ownby)在密苏里州农村的一个校车站失踪。一名目击者看到一辆白色皮卡载走了奥恩比,最终把警察带到了41岁的德夫林(Michael Devlin)的一间一居室小公寓。在到达现场时,调查人员不仅发现了奥恩比还活着,而且还发现了另一个男孩肖恩·霍恩贝克,他已经在该地区失踪四年了,此时正舒舒舒服地坐在沙发上。

德夫林一直在乡村社区徘徊,寻找一个小男孩受害者。后来他绑架了霍恩贝克并把他带回了50英里外的公寓。不过最终,霍恩贝克被允许离开公寓,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,但德夫林威胁说,如果他试图离开或告诉任何人他被囚禁的事,德夫林就会杀了他的家人。这种安排,加上,一直持续了四年,直到德夫林认为霍恩贝克太大了,于是他开始寻找另一个受害者。就在那时,他在公交车站看到了奥恩比。

由于目击者提供的线索历历在目,警官们发现这辆白色皮卡车时,碰巧是在接听戴夫林公寓的一个无关电话。第二天,他们在德夫林开的披萨店询问了他,而这家店就在警察局附近。最终他承认绑架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男孩。

当局不仅对他的坦白感到震惊,而且对结果也感到震惊:两名被绑架的男孩被发现还活着,地点距离他们的家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。不过德夫林最终因其罪行被判处终身监禁。

当麦克斯特一家在2010年2月消失时,就好像他们只是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消失在南加州的家中一样。房子没有强行闯入或其他可疑活动的迹象。没有通讯,没有手机数据,没有信用卡活动。他们的杂货被扔在柜台上,两只狗被扔在外面受冻。所以这个家庭到底出了什么事?

三年多后,一名越野摩托车手在距离麦克斯特家100英里的沙漠里,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:一个孩子的头骨。调查人员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浅墓穴,里面有麦克斯特一家四人的遗体:约瑟夫、他的妻子萨默和他们学龄前的儿子詹尼和约瑟夫。和遗骸一起埋在坟墓里的,是杀死他们的武器,一把大锤。

这个谜一直没有解开,直到第二年,约瑟夫的朋友和商业伙伴查尔斯·梅里特因谋杀被捕,而这则多亏了在墨西哥边境附近发现的他家汽车的踪数据和DNA分析。所以可能的动机是什么呢?梅里特欠麦克斯特大约四万两千美元。

2005年2月一个寒冷的早晨,21岁的布尼茨卡(Inna Budnytska)被发现赤身裸体地躺在人行道上,失去了知觉。她遭到了袭击和,而对她的发现,标志着一场漫长而曲折的调查开始,并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解决。当布尼茨卡起诉她在袭击发生时所住的酒店,指责酒店安保不足时,酒店请来了私家侦探布伦南(Ken Brennan)。

在查看了监控录像后,布伦南注意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带着一个非常重的手提箱离开了酒店。布伦南觉得这很奇怪,于是找到了嫌疑人,并获得了一份DNA样本,与犯罪现场的DNA相符。

事实证明,嫌疑人不仅袭击了布尼茨卡。而且他在餐饮行业的工作让他可以走遍全国,他曾在科罗拉多州、路易斯安那州、可能还有其他州都袭击了妇女。而一旦他的DNA被录入系统,就找到了与其他悬案相匹配的DNA。袭击者迈克尔·李·琼斯(Michael Lee Jones)最终被捕,并被判处24年监禁。

20世纪80年代,明尼苏达州的保罗地区,发生了一系列未破的谋杀和袭击事件。警方没有任何线索,只有一条奇怪的线索:凶手会打电话承认自己的罪行,情绪激动,哭泣,但他不会留下任何身份信息。“我控制不了自己。我一直在杀人。”他含泪尖声抱怨道。于是,搜寻这个“哭哭啼啼的杀手”的行动开始了。

不过这一切始于对凯伦·波塔克(Karen Potack)的残忍袭击。20岁的凯伦·波塔克很不幸地在新年的清晨撞上了杀手。随后,一名哭泣的男子打电话给警方,提醒他们波塔克的下落,并敦促他们尽快赶到那里。后来警察发现波塔克的头部和颈部严重受伤,但奇迹般地活了下来,但下一个受害者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18岁的金伯利·康普顿(Kimberly Compton)被冰锥刺了60多次,后来凶手打电话给警察忏悔并哭泣,但他的悔恨并没有阻止他再次杀人。33岁的凯瑟琳·格里宁(Kathleen Greening)在浴缸中溺水身亡,40岁的芭芭拉·西蒙斯(Barbara Simons)在与杀手离开酒吧后,被捅了100多刀。

当他试图用螺丝刀刺死19岁的丹尼斯·威廉姆斯时,她击退了他并大声呼救。最后,“哭哭啼啼的杀手”保罗·迈克尔·斯特凡尼被抓住,并被判处40年监禁。他在服刑期间死于皮肤癌,享年53岁,不过在此之前他承认了所有的袭击行为。不管他是否真诚,他都装出一副悔恨的样子,用同样的泪流满面的声音,向受害者的家人道歉。

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的开始:有人在汉堡王的垃圾桶旁赤身裸体地醒来,完全不记得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。然而,对于本杰明·凯尔来说,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好玩。不只是前一晚是一片空白,凯尔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,不记得认识的人,也不记得过去15年里发生的任何事。

警察以为他是一个喝醉了的流浪汉,就把他送到了当地医院。后来他拒绝进食或饮水将近一个星期,当他真正开始说话时,他告诉护士,他在森林里生活了17年,把所有试图帮助他的人都称为“魔鬼”。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,他被转移到心理病房。

多年来,护士和工作人员试图帮助本杰明·凯尔唤起他的记忆。侦探、记者和联邦调查局都试图确定信息,以帮助确定凯尔到底是谁,他来自哪里,或任何认识他的人,但都无济于事。他的照片被贴在各种失踪人口网站上,他的指纹在联邦调查局的数据库中也有记录。他还上了各大电视台,甚至《菲尔博士》节目的许多心理学家采访了凯尔,试图辨别他是否在说谎,或者帮助他发现隐藏的记忆。

直到2016年,研究人员使用凯尔和其他捐赠者的DNA,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团。本杰明·凯尔原名威廉·伯吉斯·鲍威尔(William Burgess Powell,也可能是威廉·布伦特·鲍威尔),来自印第安纳州。他在20世纪70年代与据称受到虐待的家庭断绝了联系,后来换了好几份工作。尽管他的身份最终被查明,但在他生命的最后20多年里,几乎没有任何记录,而这个谜团还有待解决。

1996年10月21日,一名死亡谷公园管理员发现一辆旅客车被困在峡谷里,上面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尘。给加州高速公路巡警打了个简短的电话后发现,这辆车是一群德国游客租的,他们在当年7月的预定时间内从未归还这辆车。随后,搜寻两名成年人和两名儿童的失踪人员行动开始。

调查人员通过步行、骑马和直升机,对附近区域进行了搜索,除了一个空啤酒罐之外一无所获,并且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或其他有用的线索。警方检查了附近酒店的记录和游客日志,但没有找到这个德国家庭在7月23日之后的下落线索。死亡谷的温度可以上升到致命的华氏120度,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,搜索最终取消了。

直到13年后,两名徒步旅行者在莫哈韦沙漠发现了人类遗骸,经测试,遗体属于失踪的德国游客。专家推断,这家人过于依赖他们的死亡谷国家纪念碑博物馆的路线图,其中显示了各种进出公园的路线,但已经过时,而且没有显示道路状况。走失的游客们走了不同的路线,后来四个轮胎中有三个轮胎泄了气,之后他们可能是想徒步去中国湖海军武器试验中心(China Lake Naval Weapons Center),根据他们的小册子,那里大约有8英里远,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成功。

这架英国南美航空公司的航班于1947年8月从阿根廷飞往智利,但它从未到达。几十年来,这架被命名为“星尘”的失踪飞机的谜团一直悬而未决。11名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命运也未知。唯一的线索是星尘消失前,通过莫尔斯码发送的最后一条信息:STENDEC。

1998年,一群徒步旅行者偶然发现了飞机引擎和机身的一部分,不久之后,一支探险队来到了这里。坠机地点已经确定,志愿者开始在现场收集残骸和遗体。

那么,在那次决定性的飞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?虽然没有人确切知道,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这架小型飞机遇到了现在所知的喷射气流,而且完全没有准备。快速流动的气流使缓慢移动的飞机撞向山上,导致雪崩,覆盖了坠机地点的大部分地区长达数十年。

这一理论也可以解释飞行员最后发出的神秘信息:STENDEC,这是二战时期的代号,意思是“遇到严重湍流,现在紧急迫降”。

1996年,在澳大利亚克莱尔蒙特社区,一名年轻女子失踪。一年后,另一个女人也在类似的情况下失踪了,给这个社区蒙上了一层恐惧和焦虑的阴影。简·里默和西亚拉·格伦农都被谋杀了,被刺了好几刀,尸体上布满了树枝和细枝。而后第三名年轻女子于1997年失踪。

多年来,当局对此毫无头绪。他们发现的两具尸体已经藏得看不见了,好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。因此,在这两个犯罪现场都找不到关键的证据。

直到2009年,一个法医科学小组才重新审视这个案件及其证据。利用更先进的技术和在受害者指甲中发现的微小DNA片段,随后研究小组将DNA与布拉德利·爱德华兹的匹配。在两起谋杀案被定罪后,爱德华兹承认了对另外两名受害者的性侵犯。最终他被判至少40年监禁。

谢丽尔·米勒(Cheryl Miller)和帕梅拉·杰克逊(Pamela Jackson)的失踪真相,是她的朋友、亲人和当局花了40多年时间才查明的。这两名17岁的少女于1971年失踪,随后展开了大规模搜索。

警方在附近的小溪中寻找她们的尸体或他们驾驶的车辆的证据,但无济于事。朋友们说,两人那天晚上没有喝酒,也没有汽车失事的迹象。一名同学的家也被搜查过,地面也被翻了个底朝天,但没有任何证据能将他与两名失踪女孩联系起来。

快进42年。由于干旱,克莱县的布鲁尔溪已经干旱到了历史最低水平,露出了一个汽车轮胎。很快当局搜索了淹没的汽车,检查了车内的尸体和物品,称这似乎只是一场悲惨的车祸,最终也没有人怀疑是谋杀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