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贸易逆差 历年同期最高!主要产油国增产!热门航线海运价格 大幅回落!

0 Comments

【韩贸易逆差 历年同期最高!主要产油国增产!热门航线海运价格 大幅回落!】据韩联社报道,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7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韩国出口额同比增长15.6%,为3503亿美元;进口额同比增长26.2%,为3606亿美元;贸易收支逆差103亿美元,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。此前,上半年贸易逆差最高额是1997年的91.6亿美元。

据韩联社报道,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7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韩国出口额同比增长15.6%,为3503亿美元;进口额同比增长26.2%,为3606亿美元;贸易收支逆差103亿美元,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。此前,上半年贸易逆差最高额是1997年的91.6亿美元。

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6月3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第30次部长级会议。决定维持原定小幅增产计划,将8月的月度产量日均上调64.8万桶。

2021年,全球范围内的缺箱、爆舱、运费疯狂涨价,让整个海运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中美热门航线上,集装箱运价一度攀升至每标箱2万美元,运费甚至比肩单柜货值。但进入2022年,天价运费逐渐松动。美西运价从春节前的13000美元左右下探至7000美元。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已高位回落,年内已跌超17%,运价的回落给市场带来了许多变化。。

据韩联社报道,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7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韩国出口额同比增长15.6%,为3503亿美元;进口额同比增长26.2%,为3606亿美元;贸易收支逆差103亿美元,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。此前,上半年贸易逆差最高额是1997年的91.6亿美元。

此外,今年上半年出口总额、日均出口额(26.2亿美元)双双创下历史新高。然而,受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等因素影响,上半年的进口总额更是大幅增长,尤其是原油和天然气等能源的进口额环比增逾400亿美元,高达879亿美元,成为造成贸易收支出现逆差的主要原因。

按出口品类看,除造船以外的14种主要品类出口均有所增加。其中,半导体、钢铁、石油制品、生物科学、二次电池等的出口均创历年上半年新高。

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6月3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第30次部长级会议。决定维持原定小幅增产计划,将8月的月度产量日均上调64.8万桶。

与此同时,由于投资者担忧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将拉低石油需求,当天国际油价显著下跌。

截至6月30日收盘,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3.66%,收于每桶105.76美元;8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.25%,收于每桶114.81美元。

2021年,全球范围内的缺箱、爆舱、运费疯狂涨价,让整个海运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中美热门航线上,集装箱运价一度攀升至每标箱2万美元,运费甚至比肩单柜货值。但进入2022年,天价运费逐渐松动。美西运价从春节前的13000美元左右下探至7000美元。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已高位回落,年内已跌超17%,运价的回落给市场带来了哪些变化?

在上海的一家物流企业里,记者看到不少员工们正在忙碌,为全国各地的各户预订近期的船期和舱位。海运部负责人汪之洋告诉记者,随着上海港口的复工复产,这段时间,他们企业的订单量直接翻了一倍。

某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高级海运经理汪之洋:疫情防控期间,我们每个月接到客户委托的出口报关在500票左右,6月1日复工以来,已经达到了1000票,增长率在100%左右。

汪之洋告诉记者,与去年一箱难求、一舱难求的海运行情不同,目前一般的航线提前一周左右,就能订到舱位。

某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高级海运经理汪之洋:上海要去订一个芝加哥的船,可以订到7月11号开船的航次,也就是说相当于提前了14天允许我们订舱。这条船目前还库存200个TEU(20英尺集装箱),已经算很多了。青岛到芝加哥的线日的航次。去年整个网站上都是没有库存的,而且我们需要提前30天向船公司订舱。

在上海的另一家物流企业,记者同样了解到,企业目前的订单量相比疫情防控期间有了大幅增加,上半年的业务甚至超过了去年同期。负责人告诉记者,除了疫情缓解积压的货物开始逐步出口,订单量的增加与目前回落的海运费同样密不可分。

某物流集团董事长刘明田:美西航线现在降幅比较大,因为去年一度(一个40尺标准箱)达到12000美元13000美元,但是现在7000美元都比较难。去年是欧地线美元,现在欧地线多美元。

数据显示,6月24日,上海港出口至美西和美东基本港市场运价分别为7378美元/FEU和9804美元/FEU,分别较上周下跌1.5%和下跌2.7%。美东线英尺柜运价跌破一万美元大关。欧线方面,上海港出口至欧洲基本港市场运价为5766美元/TEU,较上期下跌0.5%。

中信建投交通运输行业首席分析师韩军:能源价格的高企,确实对一些发达国家来讲的话,经济有一定的(影响),需求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再加上整体疫情的影响,中国的一些发货量也受到一些影响,运价也就回落了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